建站頻道
    當前位置: 中國美術家網 >> 藝術4pxexpress >> 4pxexpress庫 >> 書法 書畫 藝術 美術 北京 綜合4pxexpress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李一:從書齋走向自然的實踐

        作者:張瀚允2020-12-01 08:18:38 來源:中國藝術報
        李一:從書齋走向自然的實踐

        重慶南山老君洞《道銘》摩崖拓片

        ——“寫山——李一摩崖書法展”側記

        “李一的書法具有實驗性,他實驗性地回答了書法怎樣走出書齋,怎樣從窄小的書齋裏面走出去,走到人民中間,走到大自然中間,與當下的時代合拍。因為摩崖書法隨着歷史和時間的流逝,會顯現出這種書寫的意義以及其經典性,所以這樣的探索非常有意義。 ”近日,在江蘇省美術館舉辦的“寫山——李一摩崖書法展”開幕式上,中國美協理事、江蘇省美協副主席、江蘇省美術館館長徐惠泉如此評價。此次展覽由中國藝術研究院、中國書協和江蘇省美術館共同主辦,集中呈現了李一近3年來的摩崖書法。中國文聯副主席左中一,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、黨委書記韓子勇,江蘇省文聯主席章劍華,中國書協副主席、江蘇省書協主席孫曉雲,中國美協副主席、江蘇省美協主席周京新等出席了開幕式。

        李一的章草追求高古蒼茫的境界,已自成風格。而李一近3年來進行的摩崖書法創作,更是開創了章草摩崖的先河,雄強高古、氣象正大,彰顯着新時代的風貌。此次展覽在江蘇省美術館新館的1號、 2號展廳展出。1號展廳以“法境三摩”為題,展示了李一自2017年開始,應當地政府和有關方面的邀請,先後書寫的曲阜石門山摩崖、重慶南山老君洞摩崖和青州南陀山摩崖拓片,最長達20米,最大字徑達2 . 6米,體制宏大、氣勢雄偉。除楷書摩崖外,李一別開生面,以章草創作摩崖,將具有典範美的原始草書賦予樸拙遒勁的碑體特質。曲阜石門山、重慶南山、青州南陀山分別是儒家、道家、佛家之山,李一通過前期細緻考察,因地制宜,選擇與之相適宜的書體、書寫規模和書寫內容進行創作——曲阜石門山是儒家之山,遂寫《追和前賢孔尚任詠石門山詩》 ;重慶南山老君洞是道家之山,故作《道銘》 ;而青州駝山是佛教聖地,以《南駝行記》吟詠佛跡。石門山、老君洞以章草為主,駝山則以楷書為主。2號展廳以“硯邊點滴”為題,主要展出《開元室詩草》 《開元室長短句》 《開元室題跋》《 〈開元集〉札記》 《論書絕句》等李一自作詩文,詩書合一、文質相輔,這也是李一書法展覽的一貫特色。

        曲阜石門山《追和前賢孔尚任詠石門山詩》是李一的第一件摩崖作品。石門山有悠久的歷史,當年孔子曾和弟子們居住在此,整理《易經》 。到明末清初, 《桃花扇》的作者、我國著名戲劇家孔尚任也隱居此地,並在這裏寫下大量詩詞。孔尚任在山上建造了一間孤雲草堂,在草堂裏讀書、寫字、生活。“孔尚任有一首七律,描寫了石門山的景色,我與孔尚任大概相差三四百年的歷史,按着他的韻律,又做一首詩來追和前輩的詩詞,就寫在草堂旁邊,同樣也是歌頌石門山:‘溪轉前峯靜日長,翠微層疊接穹蒼。聖師傳易道彌大,詞匠聯遊跡半荒。孤壁摩雲開澗户,野藤絡石護殘牆。出山泉水清猶昔,何必采薇念首陽。東塘先生舊有《冒雨過石門山後由橫嶺口轉寺前》一律,偶經其處,因追和之。 ’ ”李一説,他同時感慨摩崖作品的不易:“我書丹後,又請曲阜的刻工來刻,刻好後再以宣紙拓出。摩崖和一般的書法作品不同,需要經過很多工序,所以摩崖創作是集體勞動,從書寫到能夠成功展出,不是我一個人的成就,飽含着許多人的汗水。 ”

        在創作過程中,對李一而言,挑戰最大的還是書寫過程。大字摩崖書法的書寫狀態和書寫環境完全不同於書齋案頭,案牘書寫是伏案而坐的狀態,而摩崖需要書寫者登到山上,執筆的方法、姿勢都有變化,不僅需要懸起肘部,全部身體的力量都要用上。為保證安全,李一還需要腰繫長繩,手捉巨筆,攀登於崇山峻嶺,揮筆於懸崖峭壁,從山體自上到下進行書寫。同時,大字相比於小字更難以控制佈局。章法、整體感都需要有所考量。雖然困難,走向自然、在時而下着小雨的山川中盡情揮毫潑墨,李一仍然將這看做是一件“有意思、有意義”的事。李一的“寫山”既是對摩崖書法傳統的傳承,又是將書法文本與山川自然相統一的當代書法創作嘗試。

        在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主任、 《美術》雜誌主編尚輝看來,李一那些勒刻於山崖石壁上的窠擘大字,或大若球場,或小若面盆,或隨石壁陡轉,或隨山石蜿蜒。尤其是從貼近陡峭的石壁望去,那些縱橫捭闔的筆畫宛若法書的瀑布傾瀉而下,直抵人們心靈,飛濺出震撼的水花。這些平面的字,因山石嶙峋而鏗鏘有力,也因勒刻的深度而形成體量的空間。其章草更像是將草書作楷書寫,婉轉之中透着端莊,飄逸之間不乏凝重;其橫畫,往往夾雜着隸書重而長的護尾;其使轉,常常顯現從中鋒到中鋒之間翻轉的筆勢。顯然,李一的這些章草、楷書皆因石刻而被放大了用筆、行筆的細節,因而,這些窠擘大字雖幅面巨大,卻絕去纖細軟弱,而是凝千鈞之力於毫端,築萬全之構結體勢,既有“致廣大”的氣度和膽魄,也不乏“盡精微”的嚴謹與法度。的確,這些寫山所呈現的大中窺微,微中見大;粗中顯精,精中呈放的控制,也充分揭示了李一在書學方面深厚的積澱、修行和出入自由的化境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藝術展訊
        •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業務部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
        • 郵編:100069
        • 電話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術部: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
        • 郵編:100052
        • 電話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熱線:服務QQ:529512899電子郵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0.895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247(mb)